你的位置: 宫间葵006 > 免费电影 > 大胆人体艺术 “金花”杨丽坤: 因戏闻名, 因戏凋零, 人生比黄连还苦
热点资讯

大胆人体艺术 “金花”杨丽坤: 因戏闻名, 因戏凋零, 人生比黄连还苦

发布日期:2022-06-27 06:04    点击次数:190

文/思琦大胆人体艺术

杨丽坤是上个世纪50、60年代的“国内影视第一美女”,一生只出演过两部电影。

这两部作品,便是家喻户晓的《五朵金花》和《阿诗玛》,影响了几代人。

其中,《五朵金花》在西班牙第三届桑坦德尔音乐舞蹈电影周获得“最佳(舞蹈)金片奖”,《阿诗玛》则荣获1982年西班牙桑坦德第一届国际音乐最佳舞蹈片奖。

作为两部影片的主演,杨丽坤斩获了埃及电影节最佳女演员银鹰奖,并当选“全国十大最佳演员”。

老话说: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!

22年后再看杨丽坤的人生旅程,走得比爬雪山过草地还艰难,过得比黄连还苦……

一、

上个世纪40年代,战火纷飞,硝烟袅袅,民不聊生。

1942年4月27日,杨丽坤降生在云南省宁洱县磨黑镇的一个贫困彝民家庭。

杨丽坤的家族成员很多,多到让人难以置信。

她的上面有8个哥哥和姐姐,下面还有3个弟弟妹妹。

而她,则因为排行老九,被乡邻们亲切地唤做“小九”。

原本就很拮据的家庭,14口人14张嘴,别说吃顿干的,就连喝稀饭,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。

儿女再多,生活再苦,也没能阻挡这家人的简单幸福。

他们苦中作乐,福祸相依,用坚强的意志和勤劳的汗水浇筑美好明天。

但就在王丽坤5岁时,随着母亲因操劳过度而离世,一家人自此陷入了万难之境。

老实巴交的父亲,就算拼上老命大胆人体艺术,也没能让儿女们填饱肚子。

懂事的哥哥姐姐们,只希望赶紧成家立业,好减轻家庭重担。

母亲去世后,杨丽坤不得不辍学,从此和牛羊为伴,与田地相融共生。

相比其他兄弟姐妹,杨丽坤是幸运的。

杨丽坤有两个嫁到昆明的姐姐(大姐和二姐),家庭条件还算过得去。

尽管她们想帮助更多的兄弟姐妹,怎奈力不从心。

1952年,杨丽坤10岁,稚嫩的身躯,繁重的农活。

这年,姐姐回家探亲,看到正在地里满头大汗干活的九妹,心疼得难以言喻。

于是乎,她决定把杨丽坤带到昆明。

如此一来,既可以帮家里减轻负担,也可以帮九妹重回学校念书。

经过两个姐姐商量,杨丽坤跟着家境更好的二姐一起生活,就读于昆明新村小学。

虽然年纪尚小,但杨丽坤深知“知识才能改变命运”之真谛。

读书期间,她勤奋刻苦,各科成绩经常名列班上前茅。

有了知识的润泽,她那晦涩的童年重新焕发生机。

打小,杨丽坤就是个美人胚子,俏丽的脸蛋,曼妙的身材,宛如出水芙蓉,又如淤泥中的白莲。

正是这等超凡脱俗的长相,潜移默化地改写了她的命运。

1954年的一天,二姐带着杨丽坤前往云南歌舞剧院欣赏歌剧。

杨丽坤只是在人群中蓦然回首大胆人体艺术,便吸引了歌舞团团长胡宗林的注意。

这位独具慧眼的伯乐,他立即找到杨丽坤的二姐,问她是否愿意让妹子进入歌舞团发展。

如此大好良机,二姐又岂会放过?

就这样,12岁的杨丽坤穿上舞蹈服,成了歌舞团最小的学员。

二、

刚进入歌舞团时,杨丽坤终日诚惶诚恐。

她知道这是改变命运的好机会,却又害怕把握不好。

没有舞蹈功底,于是她付出百倍努力,比师哥师姐们还要刻苦。

老师们很喜欢这只勤奋的“小天鹅”,都将所学倾囊相授。

凭借后天努力,再加上过人的天赋,杨丽坤成功了。

一年后,她便参演了《赶摆》、《十大姐》、《白鹇鸟》、《采茶》等集体舞表演。

因为出类拔萃,她还被选为“独舞演员”,在万花丛中绽放异彩。

此后,杨丽坤献出了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椰林怒火》等独舞作品,红遍千家万户。

1958年,她还荣幸随团访问了缅甸联邦,声名响彻海内外。

老百姓对杨丽坤的表演给出了如此评价:“好像一枝冰清玉洁,素心芳菲的芭兰”。

但那时没人会想到,这枝“芭兰”因美而绽放,最终也因美而凋零。

1959年,一颗“彩蛋”向杨丽坤砸来,令她猝不及防。

她的人生大胆人体艺术,因这颗彩蛋而攀上第一个巅峰。

这年,著名导演王家乙与摄影师王春泉、作曲家雷振邦一起,3人深入到云南少数民族地区采风,并萌生了拍一部歌颂女性劳动者的电视剧的想法。

王家乙是何许人也?

他是我国首部彩色儿童故事片《风筝》的导演之一,还拍出了《伤疤的故事》、《蝴蝶杯》等优秀电影作品,堪称我里程碑式的导演人物。

电视剧既定为《五朵金花》后,王家乙便四处寻找合适扮演“金花”的演员,最后将眼光锁定在云南歌舞团。

作为团里的台柱子,杨丽坤“意外地”被选上了。

那天,她正在擦窗户玻璃,没有搔首弄姿,只有劳动的倩影。

这时,王家乙挑选了多位演员,但都让他不满意。

看到杨丽坤时,他点点头打招呼,女孩也回以礼貌的微笑。

当即一拍大腿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:“这不就是我想要的‘金花’嘛,除了她还有谁能胜任?”

内向的杨丽坤,当她听到大导演要让自己演电影时,慌不迭地摇了摇头。

“老师,我不会演戏,我甚至连普通话也说不好。”

看着一脸惊诧的杨丽坤,王家乙连忙安慰她道:“不会演戏才好呢,我要的就是一张‘白纸’,这样可塑性才强。”

这年,杨丽坤17岁,命运之神骤然降临,挡都挡不住。

三、

电影上映后,杨丽坤红了,红得发紫。

她火得很突然大胆人体艺术,却一点也不偶然!

这背后,是每一个剧组工作人员的辛勤和汗水,是杨丽坤百般努力的结果。

毫无疑问地说,《五朵金花》的剧本是非常好的。

因为字里行间,都是新中国成立后劳动人民的变化。

五朵金花中,人民公社副社长金华(杨丽坤))、积肥模范金花(孙静贞)、畜牧场金花(谭尧中)、炼钢厂金花(王苏娅),以及拖拉机手金花(朱锦),各有各的优点,各有各的性格 。

她们,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劳动者,代表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一帧帧一幕幕,无不镌刻着时代的符号,令人难以忘怀。

演完该片后,杨丽坤回到歌舞团,继续舞蹈演员的生涯。

也是从那时候起,家乡人因她而骄傲,父母因她而自豪。

1960年,《五朵金花》摘得“双冠”:王家乙获最佳导演银鹰奖,杨丽坤获最佳女主角银鹰奖。

长影代表团参加第二届电影节 前排左四 杨丽坤

埃及总统纳塞尔,还点名邀请杨丽坤前往埃及领奖。

更夸张的是,该片先后在46个国家和地区放映,而且场场爆满,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。

1964年,杨丽坤再迎巅峰,受邀主演了歌舞电影《阿诗玛》。

时至今日,看过该片的网友仍将其评价为“民族神话歌舞片”,无论作曲还是编舞都堪称王者之作,毫无时代的“粗糙感”。

作为该片的绝对主演,杨丽坤无疑是最璀璨的明星,不但收获了满满的人气,也为自己迎来了颇为丰厚的收益。

电影中,阿诗玛和阿黑的恋情甜蜜而心酸,屡屡被头人之子阿支阻挠,最终以悲剧收场。

22岁的杨丽坤,风华正茂的“阿诗玛”大胆人体艺术,却在不久后迎来了人生中的至暗时刻。

1966年,随着“特殊时代”的到来,杨丽坤因主演了《五朵金花》和《阿诗玛》而受到了批判。

这个本就单纯的女孩,她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,为何要接受人民大众的异样目光。

当然,这只是精神上的折磨,并不足以让她彻底崩溃。

但接下来的数年时间里,她活在无边的深渊里,一边自我检讨,一边饱受指责。

四、

作为“重点批判对象”,杨丽坤同时接受身体和精神的洗礼,宛如一片漂浮在空中的枯叶。

遭受数年重创,她彻底疯了,失忆,胡言乱语,形象邋遢……

这种病,医学上称之为“精神分裂症”。而杨丽坤患上的,是重度分裂症。

1970年,杨丽坤的病已经到了不得不治的地步。

不过才28岁的她,就像一个疯婆子一样。

迫于无奈,杨丽坤被送往长坡医院治疗,此去便是2年。

此间,她时而清醒,时而迷糊,情况虽稍有好转,却也抹不去“神经病”的名头。

而此时,她已经到了适婚年龄,又有谁会愿意娶一个神经病女子呢?

从无限辉煌到极度落寞,两部电影成就杨丽坤,也是两部电影毁了她。

1972年,为了寻求更好的治疗,杨丽坤转院到湖南郴州精神病院。

正是在这里,一个爱她到极点的男人正在等着。

早在1970年底,杨丽坤便经人介绍认识了正在广东凡口铝锌矿场工作的唐凤楼,两人自此开始鸿雁传情。

大胆人体艺术

唐凤楼与杨丽坤

杨丽坤在生命中最昏暗的时光里,正是因为和唐凤楼有着源源不断的书信往来,这才陪伴她走过了最艰难的岁月。

这时候,卸去光环的杨丽坤,不但没有半点明星风采,甚至还遭到了无尽的嫌弃。

然而在唐凤楼看来,杨丽坤永远是最美的“公社社长”,最善良的“阿诗玛”。

在他的眼里,杨丽坤虽然身材走样,精神错乱,但她就是自己要呵护一生的女人,与明星无关。

1973年5月22日,这对苦命鸳鸯低调结婚,按理说应该收获幸福。

但迎接他们的,是更严峻的考验。

刚结婚不到两个月,杨丽坤的病情便开始复发,整天疑神疑鬼,处处草木皆兵。

最严重时,她甚至认不出自己的丈夫,还对其大吼大叫。

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

这句老话用到唐凤楼身上,却是半点也得不到体现。

妻子越是痛苦,他越是百般疼爱,日夜相伴,形影不离。

某天,意识清醒的杨丽坤突然对唐凤楼说道:“我已经是个废人,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嫁给你。要不,咱们还是趁早离了吧。”

听得此话,唐凤楼将妻子紧紧拥入怀里,铿锵地表明了决心:“娶到你,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气,以后别再说这种傻话了。”

在丈夫的精心照料下,杨丽坤的病情恢复得很快,各项身体指标日趋向好。

1974年5月25日,杨丽坤在医院诞下一对双胞胎儿子(:唐琰、唐韬),为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带来了希望。

五、

有了孩子大胆人体艺术,杨丽坤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。

但由于受迫害给她带来的阴影实在太大,因此她的病情一直处于反复的状态。

作为家中的顶梁柱,唐凤楼既当爹又当妈,还要兼顾繁琐的工作,经常累得身心俱疲。

曾几何时,当他看着眼神迷离的妻子,嗷嗷待哺的孩子,念及迷茫的未来时,他也会偷偷躲着掉泪。

堂堂七尺男儿,差点被生活压垮,拖死……

所幸到了1976年,随着四人帮被粉碎,唐凤楼一家的春天就要来了。

两年后,杨丽坤被调到上海电影制片厂,和分别数年的丈夫、儿子团聚一堂。

这时,她虽然不能再演戏,但有了固定工资,心态也逐渐转好。

对于“第一故乡”云南,她再也没有回去过,因为每次想到就会噤若寒蝉,就会头疼、心疼。

此后的时光里,杨丽坤依旧在治疗,在康复之路上苦苦挣扎。

在上海精神病医院治疗期间,当记者拍到杨丽坤时,已无法将她和美丽的阿诗玛联系起来。

这时的她,脸部浮肿,神情呆滞,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大妈。

1979年,唐凤楼为了改变窘困的家庭现状,于是他瞒着妻子辞了职,并在深圳开办了一家外语培训班。

在他的苦心经营下,培训班的收益水涨船高,一家人的生活得到了很好的改善。

1996年,唐凤楼在上海为妻子买了一栋别墅,希望她能在安静的环境中修养。

面对宅院深深的别墅,杨丽坤自认无福消受。

因为多年前的阴影,还烙在她的脑海里,一直以来挥之不去。

故而直到她离开人世,也没住进去过。

仅过了两年,杨丽坤因突发脑溢血导致瘫痪,生活再次陷入悲苦之中。

躺在病床上,她既心痛又自责,深感愧对丈夫和儿女。

她对丈夫说道:“都说小是夫妻老是伴,我从来没让你过上一天好日子,你后悔过吗?”

看着妻子难过的眼神,唐凤楼一脸坚毅地安慰她:“此生娶了你,幸甚至哉!夫妻之间,如果只能同甘不能共苦,那还叫什么夫妻呢?”

这个充满担当的男人,半生都在为妻子而活,用情至深,为爱无悔!

遗憾的是,那个他深爱的女人太“无情”,并没有陪他走到最后。

2000年7月21日,杨丽坤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病魔的侵蚀,因脑梗引起并发症在上海家中去世,年仅58岁。

对于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来说,能够躺在丈夫的怀中安详离去,应该算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了。

葬礼当天,无数影迷自发前往吊唁,演艺圈也到了很多知名人士。

相比热闹的葬礼,杨丽坤的人生显得十分冷清。

除了父母和兄弟姐妹,丈夫和孩子们不离不弃之外,便是病魔的“长情陪伴”。

“阿诗玛”杨丽坤去世后,她的骨灰一半葬在上海,一半葬在云南。

所立的墓碑,也是两地各一块。

如今,杨丽坤已经去世22年。

每逢清明,唐凤楼和两个孩子便前往祭拜,影迷们也不定期送上鲜花和果品。

人生短短数十载,难免留下遗憾在人间。

回顾杨丽坤短暂的一生,昙花一现的精彩,大半生被病魔缠绕,最后郁郁而终。

只叹:

自古红颜多薄命,生不逢时岂奈何?

世间再无阿诗玛大胆人体艺术,茫茫人海寻仙踪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